2018年11月21日 星期三

佛法,讓曾經痛苦徬徨的我,找到回家的路!

佛法,讓曾經痛苦徬徨的我,找到回家的路!

學習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
學習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


佛法,讓曾經痛苦徬徨的我,找到回家的路!


      編者按:「黑夜給了我黑色眼睛,我卻用它尋找光明。」有過坎坷經歷的人,跳出黑暗的包圍圈,也許更能體會這句詩背後的深意。曾經的她,找不到光明,在痛苦的道路上寂寞徘徊;學佛後,她充滿了力量,和家人共同修行,走成就解脫之道。



      曾經的我,邁著流浪的腳步,徘徊在無數個寂寞的街頭。夜裡,寒風抖擻著落日的黃昏,雪花沒有昔日的柔情。我背著行囊站在街口。尋著,母親的身影。冬夜的街如遲暮的老人,昏暗遲緩。我等了好久,好久。腳凍麻了,手也凍紅了,儘管嘴裡不停哈著熱氣。不遠處一個熟悉的身影,一瘸一拐地拉著三輪車向街口的大垃圾箱走來。這是傍晚的最後一車了。我趕過去,在後面默默推著車。這時我又懷念起突然離世的父親。如果他不離開我們,生活會是怎樣?為什麼會死,人死後會去哪裡?這樣的問題經常在我腦海中盤旋。那時我還不懂佛教教義,也不知道什麼叫人生無常。



      為了討生活,我們一家人從山裡遷到了城裡。母親做環衛工人,我在建材商店打工,妹妹在外地當保姆,弟弟還小就待業在家。在陌生的城市,我們沒有親人、朋友,只租了一間十幾平米的小平房,廚房和臥室只一步之隔……



      有一天在回家路上,我發現在垃圾箱後,有個人蹲在那裡正在翻找別人丟棄的食物,他好像找到了一個麵包,津津有味地嚼著。我和母親正要離開的時候,才發現那個人是我弟弟。風從衚衕口吹來,真的好冷,好冷。



      我以為嫁給城裡的男人,可以讓家人有個依靠。匆忙結婚後,才發現自己卷進了痛苦的漩渦中。無休止的家暴,痛苦與惶恐伴著我合眼。終於有一天,我做出了大膽的決定,離開東北,踏上南去的列車。



      可是無論我如何拼命,命運好像不盡人意,痛苦和磨難跟隨著,有時我感覺它們跑在了我的前面……我在南方想孩子,想母親,夢中都是淚。離別的揪心與牽掛,無時無刻不在折磨我。



      在漂泊無定的日子里,哪怕一點溫暖我都可以感知到。



      那一天,因緣成熟了,在一個朋友的介紹下,我走進了佛堂,就像回到了闊別已久的家。聽到梵音唱誦的《大悲咒》,我的眼淚無法控制,噴薄而出!心中的委屈、憤懣、痛苦和難過,剎那都隨之融化。佛堂,對我來說是一個心的港灣。



      從那以後,我便常常去佛堂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。遨遊在佛法的海洋里,我懂得了什麼是因果,原來宇宙萬事萬物不離因果,而我早在因果網絡中糾纏,隨業力牽引。眾生的一切努力和奔忙,均是為了生活和前途,卻忘了人總有一天要死的。死了怎麼辦?死了可不是一了百了,會進入中陰階段,隨後根據業力分道,在六道輪回里打轉,循環往復……



      如果不學佛,不求出離,不了脫生死,恐怕輪回的痛苦甚過生活這一點微末之苦。看看畜生道的動物,它們被天敵吃掉,被人類宰殺,還要躲避自然災害等等,生存環境比人類更加惡劣,更何況餓鬼道、地獄道的眾生其痛苦更難以言狀……



      而今回憶起來,自己真是幸運——擁有暇滿人身,有真實佛法可學,更有福報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法音,漂泊的心有了修行的方向和奮鬥的目標!



      花開花落,春去秋來,我與家人均健康、平安。滿臉皺紋的母親也充滿了希望,她每天給佛菩薩頂大禮拜,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法音,法喜充滿。母親幸福,我更感到幸福!



      「不經一番寒徹骨,怎得梅花撲鼻香?」學佛之路,義無反顧。以往的苦已成為前進的墊腳石,讓我更加珍惜現在每一天的安定……



      佛法,讓曾經痛苦、徬徨的我,找到回家的路!







文/默兒




注:內容來源於——「佛教新視野 」




佛法,讓曾經痛苦徬徨的我,找到回家的路!